2009年1月19日 星期一

這本來是不太正式的書信往返[簡葛格答應公開所以就出現了]

關於”砍錯Z”的身體從一開始”不痛小貓”提到,所以我們這次直接找到砍錯Z的簡葛格詢問他對於這件事的感想~

-----------------------------------------------我是E-mail內文---------
哈哈~
老師不好意思雖然知道你最近很忙
可是還是想拜託你看一下一些字(才500字ㄅ)

有人提到跟砍錯Z的部份
所以我自述了一小段
老師可不可以就像在E-mail中討論的一樣.
給我ㄧ些意見
(一句話也可以ㄚ~)

我會認為在資源回收(或者是說過剩物)的部份我們站在同一個起跑點上,或許是創作上關注的基本範圍接近。但是說實際一點,我們一開始在討論這次計畫的時候討論到與大家本身的創作相關,但是應該如何硬兜在一起(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創作,怎麼可能大家再一起做一個計畫是有每個人作品概念的,不可能完美的契合,只有可能完整的硬兜),當時個我們討論的時候海馬還在,雖然它之後因為忙於其他事情而無法參加,但是我們在往後的討論之下還是繼續的將大家的創作概念做延伸,所以我們選擇了”資源回收、偷、廢棄物(過剩物)”這個一樣的收集創作資源方式,這在我們原本的創作即有參照的部份,只是我們決定將他浮上水面。同樣的起跑點之下好像每個人看到的終點不太一樣,槍聲響起我們就跑往完全不同的方向。

“不會痛的小貓”一直提到砍錯的身體跟透抽的身體有什麼不同,砍錯的作品與處在作品中的身體對於現實世界一直保持著開放性,創作的對照就是現實世界,所以也才會在他們早期的作品中看到世界與人的尺寸過於懸殊而產生的悲壯感;而透抽就如同黃建弘描述的:卡通化,我的收集現實的過剩物但是用於自我幻想的決鬥情結,這個情結本來虛構,而或許可以作為參照的”卡通化”也是類似日本特攝電影的戰隊影集、現在世界各地都流行的超級英雄,這些卡通化情節原本就來自虛構的劇情,但是在這些影像為何存的情況下卻是為了補足現實需求的想像,我們也以此要求身體的真實,在大投影中決鬥的荒唐劇場,自己想像的超級英雄身穿垃圾,並拿著垃圾打鬥,這些與超級英雄相比的無能身體製造對於影像情結的去勢,最終完成這個散發無聊感的全部作品。

L309421601

----------------------------------我是E-mail回信內文------------

透抽五給我的感覺是
既沒有那麼「散發無聊感」也不是真的「很卡通」,
我沒去看過現場,
但這樣讀起來,
重點好像就會變成一個刻意模糊彼此面目的遊戲,
相對於身份認同可能意味著一個可辨識的面目,
你們的面目模糊恰恰可用來與某種「它性」相連結,
但這種它性倒不像你文中所指的「剩餘物」或「垃圾」,
而是我們每一個人心裡面對那些正襟危坐的大主體(喔這也是一種它者)看到聞到聽到
都會想嘔吐的奇特存在感,
然後,另一方面,
你們又藉著(無論是不是自己寫的或掰的)論述造成一種混亂局面,
好像很焦急要怎麼把展放在某個脈絡裡,
這就會讓透抽五呈現為某種又嘔吐又擁抱的局面,
這種青年人的熱血還真的相當迂迴。



子傑

2 則留言:

PainfreeKitten 提到...

誰是璽安?

L309421601 提到...

你是神祕大魔王,這一集沒有出現拉~